阿蛋

是自家孩子,年仅三百岁的北极熊兽人。
(北极熊的皮肤是黑的喔!

是诺诺⁄(⁄ ⁄•⁄ω⁄•⁄ ⁄)⁄ @古痕老公 打扰了!!!

昨天是母亲节,所以今天摸了下老妈子,祝全天下操着沈易心的老妈子们都能有一个歌声悠扬宛如天籁的朋友。
一枝花:"沈里沈气的,先打死再说"

涂了一张黏着系的麟,草稿流,介意慎。

“用给你的爱编成的诗句”

“十六年来持续送出”

“全部叠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有一天就能传达到”

“回信还没有回来”

“回信还没有回来”

白化症

#草稿流注意#

在一个墙上抱来的梗,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于是就涂了下。

“最近发色开始变白了。”

“不光发色,就连皮肤都随着时间变得苍白起来。”

“换成麟是时候,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那把刀

市场上熙熙攘攘的,他一向不太喜欢这种地方。
“这柄刀是年轻人你用?”
“给别人的。”
“送礼送这么好的刀?小伙子……对方不是简单的朋友吧?”
“…”greed没有说话。
他知道此时姚麟正在看着他。或许是从他狭长而锐利的眼瞳中,或许是从他摩挲着刀面的指腹中,或许是从那诡异的漏了几拍心跳的心脏中。
“啧。”
这家伙在期待什么啊?
greed皱了皱眉,把刀放了回去。
“哎小伙子,这刀你不要了?”
greed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小鬼!小心身后!!”greed在麟体内吼着,“这种时候还是换我…”“我应付得过来!”姚麟打断了greed的话,一跃而起,朝着迎面而来的敌人正要抽刀,心下又暗叫不妙。这一击进攻急而猛,强挡恐是要折了刀又挨了打。然而刀已出鞘,他只得硬着头皮去挡,却听见清脆的一声。
挡…挡下来了?!
他眯起狭长的眼睛一看,却看见了似曾相识的一把刀。就连镶嵌的宝石和暗纹的反光都曾在哪里见过…
"greed…"
“哼,感谢我吧,小鬼。”







“我的刀呢?”
“……”
“你别装傻,就是我从前别在腰上的那把。”
“烦死了,扔了啊。”
“……”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会画条漫…顺便p2那位是姚麟。
大概是幼年麟和greed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多年后做了这个梦,醒来发现自己靠着的不是greed,而是他的墓碑。
想吃小甜饼请只看p1。

论保护的主动与被动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注意

星子一颗一颗的悬在天上。
greed坐在树下。夜很黑,看不清动作,只能通过衣服和长发勉强辨认出身份。
“兰芳。”他突然开口。附近的树上有什么动了动,树叶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你要一直这样跟着我吗?我可不会放那家伙出来。”greed换了个姿势,倚靠在树上。
兰芳活动了一下机械铠的关节处“保护少主是我的责任,与你无关。”
greed笑笑,没再说什么。
夜还很长。

从被那个所谓的“父亲大人”吸取的时候,greed就没打算留下。他看着眼前拼命拉住自己的小鬼,第一次生出了陌生的情感。
我是greed,我是强欲。金钱,权利,女人,这世界上的一切我都想要。
眼前这个小鬼早就是我的囊中之物,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那为什么想要离开,想要摆脱这自以为熟悉不过的温度。
在看见姚麟的手臂随着吸力瓦解成片的那一刻,他突然笑起来。
“啧,虽然不是世界之王,但新国的王也是不错的。”
笑着。
笑什么呢?
“一起奋战吧,伙伴!”
笑着。
笑谁呢?
他看见眼前的人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就是这样!!我当上皇帝可是要有你在身边啊,greed!!”
果然还是个不成熟的小鬼。他笑意更甚。
新国的皇帝…好像确实挺不错的。他眼前几乎浮现出了那个小鬼披上龙袍,君临天下的模样。如果可以的话,他要为他指点江山,管他亚美斯特利斯还是什么,统统收入囊中。
可是抓不住。
greed抬头扫了一眼,以他现在的力气,不被老爹吸走都很困难,别说抓住眼前的人了。
他抬起手,狠狠的一拳,把姚麟一下子打了出去。
你这小鬼,还是当那个被保护的人吧。
他笑起来。
“兰芳!”

姚麟看着眼眶哭的红肿的小女孩儿,眼里尽是疲惫。
“我当上皇帝以后,会保护张家的。”
女孩子破涕为笑的脸却并不让他觉得高兴。
被保护着…并不是一件好事啊……

“他们终是活成了彼此的样子。”
“……”
“他……们?”